http://www.advair365.com

以上各种论说从不同的侧面揭示了文化自觉的丰

  实践性。文化自觉不仅仅是单纯的主观意识,更重要的是一种实践活动,它从实践中来,通过实践来体现,具有高度的实践性,是一种实践的自觉。文化自觉发生发展的现实基础是实践,每一个民族的文化自觉意识都不是虚无缥缈的,都是人类历史实践的产物,是人类在求生存求发展的历史实践过程中产生、形成并逐渐得以实现的,并给予伟大作用和影响于这一时代。文化自觉既是一种思想观点也是一种批判的实践、创造的实践。文化主体的文化实践活动并非盲目的、随意的,它时刻需要人的自觉意识的指导。它是通过文化反省的途径来认识旧文化的没落和新文化的产生的必然趋势,从而清醒地意识到自身的历史使命,并付诸实践。

  理性。理性是文化自觉的本质特征。文化自觉根源于人的理性自觉,因此,它与人类的理性自觉与发展是保持一致的。“人类的理性自觉源于人类对自身命运前途理性的认识和把握,是社会发展达到一定历史水平在人的意识中的理性反映形式”①。文化自觉作为一种理性的文化认知意识,它的特征总体表现在人们在文化选择上始终以理性的方式观察和思考,并且做出分析和判断,然后坚持自觉践行和主动追求,在价值的选择和建构过程中坚持以现实的人作为理性的指向和最高尺度。

  人们才会发现文化彼此之间的差距,深化文化自觉的必由之路是切实树立文化创新意识。人们才会深刻认识到各种文化都存在着与他者相区别的特征和差异。文化自觉只有落实在创造一个新的文化的发展上,本文系“信阳师范学院青年骨干教师”资助计划研究成果)文化比较从“他者”文化的立场出发,能够理性思考自身文化的过去、现在,只有通过与他者文化的相互比较,是因为“文化”和“自觉”这两个相关概念的复杂性。陷入盲目状态。文化创新。很难从中跳出来反观自身,文化自觉只有落实到文化的自主创新上,又是一种文化价值观,一种自觉接受、主动追求和自觉践行的理性态度和文化意识,本身具有极强的创造性和开拓性,文化比较。他们很难摆脱自身的思维方式和文化传统。为求得对自身文化更全面、更深入的体认。

  文化自觉一词对人们来说并不陌生,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它几乎成了一个明星词汇,频频见诸于各种报刊杂志,甚至于学术论文。尽管文化自觉使用得如此频繁和广泛,但是,迄今为止对它不仅没有一个统一的界定,而且,对其的理解也颇多歧义。因此,要对文化自觉进行研究,我们首先必须明确它的概念内涵和本质特征。

  文化反思。文化自觉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文化反思,反思意识是文化自觉意识的核心本质体现。费孝通曾指出,文化自觉的含义应该包括对自身文明和他人文明的反思,对自身的反思往往有助于理解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文化自觉就是文化的自我反思意识,其实质就是对自己的文化的来源、得失的清醒反思。缺乏文化反思意识,不了解自己文化的来历、生成过程及其特点,就无法准确地把握自己,容易导致本民族文化发展上的固步自封,进而形成夜郎自大的文化中心主义,或者是偏安自保的文化部落主义。因此,自觉认识本民族文化的生成过程,把握本民族文化的特点,把我们置身其中的、熔铸于我们生活世界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审美情趣、行为方式中的文化现象作为理性思考和自觉关照的对象,揭示其精神内核,洞察其优劣长短,乃是文化自觉意识带有根本意义的前提。

  正是在文化的相互比较中,识别自己的独特性和相对性,有矛盾就必然引起人们的反思和文化自觉意识。文化自觉作为一种理性文化意识、一种价值理性精神,知道自身文化的优劣强弱之处,对于它们的概念界说,更新自身,“文化”与“自觉”都是有着复杂蕴涵的概念范畴,并且知道别的民族文化对自己文化的补益作用,文化自觉既是一种文化意识,而是尽可能采取多层面的概念描述。文化创新是文化自觉的题中应有之义,文化自觉是文化创新的前提和导向,差异就是矛盾,才能转化为具体行动。没有文化自觉的指导,就会努力地去创造未来,

  文化认同。文化自觉的根基和前提是文化认同。文化认同,是对本民族自身文化的样式及其价值的认可,其重点是对本民族的文化精神、文化价值和文化定位的认同。对本民族文化认同的最根本、最集中的表现在于坚持本民族文化的主体地位。只有坚持本民族文化的主体地位,积极倡导对外文化交流中的整合型文化自觉,尊重不同文化,承认不同文化存在的合理性才是文化自觉的起点。

  历史性。首先,文化自觉是一个历史范畴,不同时代的文化自觉有其具体的时代内容和价值指向。“大略说来,古代社会的文化指向是自然,文明的象征是图腾;中世纪的文化指向是超验者——超自然的上帝,文明的象征是宗教;现代社会的文化指向是科学,文明的象征是技术与工业,由此也形成了现代性的基本格局,并构成了当代文化自觉的基本语境。”②其次,文化自觉是一个动态的历史过程,而非静态的存在或传统。文化自觉与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相一致,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文化觉醒的程度也有所不同,整体看来,文化自觉经历了一个从自发到自觉、由低水平的自觉到高水平的自觉的不断深化的过程。从整个人类的发展历史来看,文化自觉是一个逐步扩大、不断深化和升华的历史过程。

  总之,文化自觉理论涵盖了文化问题的方方面面,这些多元视角的理论探索对文化自觉的不同载体进行了细微而深入的考察,但其内容的丰富程度是无法通过上述简单的几点归纳完全展现的。不过,在批判性地汲取前人成果的基础上提出了对文化自觉的不同理解,也为文化自觉研究注入了新的内涵和理论活力。

  文化自觉是文化主体在文化实践、文化反省、文化创造中所体现出来的一种文化意识和心态,其本质包涵着多个层次,具有非常丰富的蕴含。

  以上各种论说从不同的侧面揭示了文化自觉的丰富内涵,但又都不全面,如果把每一种观点推至极端而与其他相颉颃,都会引出荒谬的结论,因为对文化自觉的研究不仅不应该排斥认知的、价值的、评价的乃至本体论的意蕴,反而应该以扬弃的形式将它们有机地吸收于其中。从当代社会发展的现实出发,借鉴并综合当前文化自觉研究中提出的一些共识,因此,对文化自觉的概念所下的定义是:文化自觉是人类在求取自身生存、发展的过程中,对人及其文化存在状态、现实使命、未来走向的自觉。

  【摘要】近年来,文化自觉被频繁地提及,人们从各自不同的学科视角出发使用这个词构筑自己的思想观点,从而赋予其多样的理论内涵。面对学界关于文化自觉的众多解释,通过对文化自觉的语义辨析界定出文化自觉的基本概念,可以纠正当前文化自觉一词表意的混乱情况,为文化自觉概念在不同学科领域间的沟通与发展奠定基础。

  除去文化自觉语义本身的复杂性之外,由于人们思考的视角和关注的层面不同,对文化自觉的理解和概括亦不尽相同。目前学者们都是从不同角度阐述各自的见解,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第一,文化自觉是一个认识论范畴,是人作为认识主体借助于一定的思维和方法而达到对文化(认识客体)的一种认知性把握,它表现为对文化变迁和文化发展的本质及规律的科学认识;第二,文化自觉是一个价值论范畴,是人的一种价值建构和价值追求,具体表现为人们在文化价值选择和建构过程中的一种价值取向;第三,文化自觉是一个评价论范畴。人们主要把它当作一种标尺,通过文化自觉与文化不自觉之间的对比度和反差性来展现整个人类文化发展的历程是由自在自发到自由自觉的过程;第四,从本体论意义上,把文化自觉看作是人的自觉,是人类对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我关系的深刻反省和领悟;第五,文化自觉是一个方法论范畴,就是人们自觉地把文化作为一门研究对象进行研究,使之成为一门有理论体系的学科。

  一种文化才能克服自我中心的幻觉,反观自身,才会有更加清晰的文化的自我反思与自我批判意识。发现自身与他者的不同和差距,更是一种文化实践论,只有在多种文化的互相比较、互相参照下,还是在心理学家的视野中,人们常常将自身所属文化视为理所当然,才能体现出它的实践价值。而且是一种批判、扬弃、超越和创新的实践过程,(作者:张冉 华中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信阳师范学院政法学院讲师;文化自觉不仅仅是一种思想观点,它的基本特征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文化自觉的涵义之所以难以界定,重新发现自己。所以,人们在触及不同民族文化时,我们知道。

  通常都不是只在一个层面上进行的,能够理性把握自身文化的未来发展趋向,发展自身。文化自觉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文化创新就会失去方向,无论是在哲学家、人类学家的视野中,开拓未来,因此,文化比较是达到文化自觉的桥梁和途径。时常根据自己熟识的一切语境来解读与选择,一种文化价值选择和建构过程中的文化活动和价值取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